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永州移动强制家长订购所谓的和学校优学包业务
·祁阳县交警冤枉人,不分青红皂白打人
·祁阳交警大队协警警官证都没有,查酒驾还打人
·祁阳县白水镇联丰村6组俩公婆被俩父子惨打
江华县富美村一个久违受屈寡母的呐喊
尹万年 发表于 2017-08-21 05:25:02 『标签:』
  我名叫周玉秀,女,1953年4月份11日出生,现年64岁,瑶族,农民,家住,江永县桃川镇富美村第八组521号村民。

  丈夫尹年金,1985年古历6月初8因抢救落井儿童牺牲(系退伍军人),死时39岁。抛下我们孤儿寡母四人,历尽千辛万苦。长期以来,我们在农村系属弱势群体,加之本人没有文化,常常被人瞧不起,受尽了别人的欺侮和凌辱。在每次分田分地中少分的事例曾有多次;1981年富美大队第8生产大队按土统筹规划已分给我们的竹园地和已下脚的屋基地(1987年还是上洞乡书纪何少云量的),事后,别人又以解放前是他的土地为由,明目张胆强行霸占。1988年何书纪还曾责成村民小组另补1亩水田给我们耕种,以维护我们的生存权利。2011年,我在自已的水田旁边处开垦的坝塘地种了9珠香柚树(已挂果),被人偷偷砍死也不了了之。2017年7月初尹松全一家强行霸占我家竹园地和已下脚的屋基地,在原有地上搞破坏,还在地上种其它东西,我说一下,还跑到我家打我。多年来,地方一些恶势力处处敲榨和无故打骂我,多次罚我的款去吃喝。有一次,有人报假案陷害我还要罚款6000元,我只好以命相许未出

  以上的事例,我先后向村委会,镇政府和县政府上访几年没有一个合理结果和答复,都是你推我处理我推你处理几年下来几个部门每次都是这样,事情没有一个合理的处理结果和答复总是不了了之,这样长其已往我那有那么多时间,我孤儿寡母四人谁来帮我养活和生存。2015年10月20日当地下午时间3点多钟我去找镇镇府领导相关人员帮忙处理事情结果不但不处理还打我,而且把相关证据破坏一直到现在也都没有相关镇府部门领导人来处理此事。而且在现在法治中国社会里有人明目张胆强行霸占人家的地还跑人家打人这就发生在2017年7月初尹松全一家强行霸占我家地还跑到我家打我。特具写申请书请求上级速速派人员调查处理,力做到惩恶扬善,希望能让社会真正得到公平,公正,法治国家,欲盼能有一个公正,善良的好心领导为我的悲惨遭遇呜不平。

  请求人:周玉秀

  2017年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