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正邦江华服务部管理员被公司客户殴打没人处理
·新田县公职人员罗月芳多次组织团伙公开抢劫私人财物
·新田县毛里乡青龙坪村村干部贪污农田机耕道改造补偿款
·谁来管管新田县中山广场这一带的高音喇叭
江永“老赖”用债权人的钱陷害债权人
danyiren1314 发表于 2019-10-26 09:49:25 标签:』
  ↓单位回复

湖南江永怪事;“老赖”用债权人的钱陷害债权人

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吕云斌出具借款担保《承诺书》后,不履行担保责任不算还支持“老赖”诬告陷害债权人

尊敬的网友:早在2014,我父亲黄长军就在湖南红网等网站上发布过《江永县官商勾结祸害百姓,正常讨债被公安毒打》的帖子,想必网友们见到帖子的标题,就知其一个大概了。黄长军一家遭遇“老赖”及其保护伞的祸害之后,便四处求助讨说法,但官方不但关闭了所有的“求助门”,而且通过公权力将受害的债权人送进“高墙”内!如此乾坤倒置、天地翻覆,让我们受害人欲哭无泪、情何以堪!?

在无“门”求助、无“路”投诉的情况下,我作为受害人黄长军的女儿,只能恳求广大网友替我父亲黄长军评评理——看看是黄长军输理还是“老赖”及其保护伞输理?看看该受到依法打击的究竟是合法追债的债权人,还是不择手段企图赖债的债务人?

2013年12月9日,永州江永县的龙头企业——永州市祥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瑞公司)法人代表刘基(刘丽春儿子,其时正在上学)和该公司总经理刘丽春、刘太平,经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担保向我父亲黄长军借款800万元,约定同年12月24日还清。到期后,三个债务人如数还清了这800万元借款。谁知刘丽春、刘太平和管委会主任吕云斌带着“胃口”,连续几天来到道县再次找黄长军借钱,借款总金额达2000万元,因黄长军已打算将上述800万元还给别人,就拒绝了三个江永人再次借款的要求。然而,有“黏”劲儿的刘丽春不甘心,她连续几天守在道县,求爷爷拜奶奶地请黄长军帮她向别人借些钱给她,让她度过春节难关,还许诺事成之后会给黄长军以丰厚的酬金,见黄长军仍然不为所动,刘丽春便让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吕云斌“美言几句”,其时,黄长军自己也拿不出2000万资金,好在黄长军商业信誉好,有熟人朋友愿意借钱给黄长军。经一番筹集,黄长军终于如愿以偿地凑齐了2000万元,遂于2014年1月2日将这笔钱借给了祥瑞公司、刘丽春和刘太平,约定偿还期限为两个月,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对此借款作出了书面担保承诺。

自小就相信政府、相信政府干部的黄长军,以为有政府干部的担保,这笔钱定能如约归还。谁知借期满了后,祥瑞公司、刘丽春、刘太平无一主动还款。黄长军一次又一次地催问,但得到的回答就是“没有钱”或“等有了钱再说”,到后来就干脆不接电话了。黄长军拨打工业园管委会和县政府的电话、工业园管委会和县政府也拒绝履行担保责任和当初的承诺。由于上述借款均是黄长军帮江永债务人从熟人朋友处借的,黄长军爽约后,我们一家人被债主逼得无处安身,东躲西藏。“商赖”和“官赖”相勾结,逼得我们一家人踏上了漫长而艰难的讨债之路。从道县到江永有4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去一次好不容易!可是,每次到江永讨债遭遇的都是债务人的敷衍、忽悠、拖延和拒绝,也多次遭受政府领导的威胁。

2014年4月25日,我父亲黄长军再次到祥瑞公司追讨借款,在江永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杨健的指使下,江永县公安局数十名特警对黄长军进行威胁恐吓。26日,黄长军再次到祥瑞公司追讨借款,杨健代表江永县委、县政府对黄长军进行忽悠和拖延,还扬言将安排民警抓捕我们家人。至2014年3月,鉴于借款期限已经超过很久了,黄长军打电话给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吕云斌主任,吕主任对黄长军说:我已经跟祥瑞公司刘总两口子说了很多次了,你也来他公司找他当面说说吧。随后黄长军到永州市祥瑞公司找到刘丽春夫妇,得到的答复是再给他们点时间,随便说了两句就把黄长军打发走了,黄长军只好扫兴回家,因黄长军的亲戚朋友都来家里追钱,黄的儿子黄喜平看着被亲戚逼债,就跑到江永县祥瑞公司找到刘丽春夫妇,但他们不理黄喜平,直接上车准备离开,黄喜平一下跪到在他们的车前,但刘太平、刘丽春都不下车,连个窗户都不打开,黄喜平就在那里跪了将近半个小时,一会来了三辆警车,民警不问不说直接就把黄喜平按倒在地,用铐子铐上,对黄喜平拳打脚踢,黄喜平并无反抗,民警喝令他听话。黄喜平被抬上车以后,民警在车上用膝盖压着黄喜平的脑袋,把他带到江永县城关派出所予以关押。民警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逼黄喜平告知手机密码,随后民警将四人手机上的视频全部删除。民警说:你们怎么那么蠢,借钱给这个诈骗公司!所长说:我们也不想这样做,但是上面领导指示的,我们也没办法。黄长军得知儿子黄喜平被他们关押十多个小时之久,就和我一起来到江永县城关派出所请求放人,我只是在所里哭喊了一下,民警马上对我进行控制,直接将我按倒在地。民警威胁说:你们来一个关一个!第二天,民警对我作出拘留10天的行政处罚决定。此后,江永县公安局每天派警察守在赖债的祥瑞公司,不准我进入该公司。随后,黄长军找到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吕云斌,吕主任说你们的事要协调。

2014年10月16日下午,我年逾九十的奶奶闹着要去江永看我父亲,我弟媳叫了辆出租车送我奶奶到江永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刚到派出所,民警便不分青红皂白地连续两次将出租车司机蒋必忠反铐并毒打,蒋必忠解释说他不知道老人到派出所干什么,还说作为出租车司机也无权过问乘客到目的地做什么。派出所民警不但不听解释,还反问出租车司机,“他们叫你吃屎,你吃不吃?”。派出所民警还强行从出租车内搜走了车辆手续和银行卡。

需要说明的是,刘丽春向黄长军借钱的债务人都在祥瑞公司任职,其中刘丽春和刘太平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刘丽春的儿子刘基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由于借钱的时候,债务人是用祥瑞公司作抵押,因而在借款协议上签字的是刘基、刘丽春、刘太平三人。

本帖重点是讲江永债务人的赖债行为以及江永个别政府官员充当“老赖”保护伞的事实,由于黄长军被江永债务人“反咬一口”——向公安机关控告黄长军,另外两名债务人即何振国和胡力舟也顺便“搭车”控告黄长军,为此我也顺便说说何振国和胡力舟与本案相关的一些情况。

何振国向黄长军借款是道县公安局的民警何文贤介绍并担保400万元借给何振国,后来何振国又陆陆续续向黄长军借钱,总金额达1090万(有道县法院的判决书为证)。何振国在长沙、深圳开公司、办酒会等地的消费开支,都是何振国采纳其哥哥何升华的“馊主意”向黄长军借的——何升华让何振国谎称所借的钱很快就能产生利润,也就能很快还清黄长军的钱。由此表明黄长军是被何振国、何升华一步一步套进去的。当黄长军控告何振国涉嫌诈骗犯罪后,何振国因担心自己被抓,竟然捏造事实、颠倒黑白,与刘丽春、胡力舟串通诬告黄长军。

胡力舟是经道县的李跃安介绍向黄长军借款的,后因胡力舟在道县工业园经营建胜钢构厂在外借款数千万导致负债累累。胡力舟在其巨额债务的压力下,主动用其房屋抵债给黄长军,当时该房屋的银行抵押贷款也是黄长军拿钱还的。协议达成后,胡力舟还两次让其居住在衡阳的妻子从衡阳赶回道县办理了房产、国土过户手续。

话到此处,有必要说说债务人自身的情况及其控告黄长军的动机。

位于江永县工业园的祥瑞公司系江永县的龙头企业,其时遭遇资金瓶颈亟需引资,于是法人代表刘基和总经理刘丽春、刘太平一起出动向黄长军借钱,在黄长军犹豫之际,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吕云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为黄长军出具了借款担保《承诺书》,尽管湖南高院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对祥瑞公司借款承担连带担保的理由不成立,但工业园管委会在此之前依据担保《承诺书》的约定还给了黄长军363.6万元,工业园管委会自己愿意担保,又按《承诺书》的约定还了一笔钱,法院的判决书岂不是在自我打脸吗?政府做了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事情,法院难道能给政府“洗”掉本属于政府的还款义务吗?难道为了帮地方政府“了难”可以不要司法公正了吗?

因祥瑞公司总经理刘丽春欠债不还,黄长军于2014年7月将刘丽春起诉到法院,2017年底法院下达了终审判决书——最高院判令刘丽春在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偿还黄长军本金1092.7万元,并从2014年12月20日起按月利率2%即系至清偿之日止。因刘丽春拒绝履行法院的生效判决被公安机关刑拘,目前仍在取保阶段。刘丽春举报黄长军,纯粹是挟嫌报复,同时也是为了赖掉黄长军的借款。

债务人何振国因开办诈骗公司,从黄长军于2011底借钱给何振国开始一步一步地将的钱套进去。2012年8月1日,黄长军通过朋友提供的信息,获知何振国在深圳福田区八卦岭的一家咖啡厅喝咖啡,便立即赶去该咖啡厅,但何振国见到黄长军后撒腿就跑,黄长军追上何振国后,便将何振国扭送至八卦岭派出所接受调查。经民警调查了解,双方在握手言和之余,分别在谅解书和调解书上签了字。2013年,黄长军通过朋友获知玩“失踪”的何振国在长沙珊瑚大酒店附近一家咖啡店,便和替他开车的侄儿黄福平赶至该咖啡店见到了何振国,同是债权人的黄福平一气之下动手打了何振国,后经新开铺派出所民警调解,双方均在调解书上签了字。为此,黄长军以何振国涉嫌诈骗罪举向公安机关予以控告。2014年,何振国因为涉嫌诈骗罪被道县公安抓捕,后被道县检察院取保。2019年6月25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何振国再次在成都被公安机关抓捕,案件被移送到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后,该分局于7月15日为何振国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何振国为了诈骗他人钱财,一人办了三张身份证,还曾改名为何宇、何继国。需要指出的是,黄长军因债权债务纠纷两次和派出所打交道,都因民警依法依规获取口供,没有使用刑讯逼供手段,所以黄长军不但没有受到追究,而且被民警视为受害者。

晒出了刘丽春、何振国两个“老赖”的德行,我也得客观地说说我的父亲黄长军。多年来,黄长军先后经营过酒店、网吧、宾馆,还创办过商贸公司和农业科技公司,所有企业都办理了相关的合法手续。2015年2月5日,黄长军被疑为伪造公文,被公安机关抓捕并关押了37天。事实上,黄长军的所谓“伪造公文”,纯属子虚乌有。因办案单位依规依法获取口供,没有找到黄长军的犯罪证据而无法“过检”,遂不得不将黄长军予以释放。其时何振国为了构陷黄长军,竟然找他的情人作伪证(有录音为证),但永州市公安局慧眼识“假”,没有采信伪证,从而让黄长军免遭法院判决。

刘丽春诬告黄长军,称黄长军家里的男人将她轮奸了,就这样信口张来、胡说八道的诈骗犯,大家看到能不恶心吗?从2015年底最高法判决下来至现在,黄长军没有收到刘丽春归还来的一分钱本息,而刘丽春的公司还在继续生产,黄长军只有一级一级地上访,并告刘丽春夫妇拒不执行已生效法律判决罪,被永州公安予以立案侦查,约一周之后,永州公安在长沙将刘丽春予以抓获。然而,刘丽春被永州公安仅仅羁押几个月,江永县政府就在没有取得黄长军谅解书的情况下,将刘丽春取保出来了!刘丽春被释放后威胁黄长军说:你敢搞我,那我们江永县政府就要搞整死你们全家!让我们倍感震惊的是,江永县一位领导说:为了保护吕云斌,政府已让吕云斌提前退休!政府让吕云斌“金蝉脱壳”,既让吕云斌避免麻烦,又让吕云斌逃脱处罚,只是这种做法将“公平正义”四个字碾得粉碎!

话到此处,究竟谁是受害者?谁是施害者?我想网友已心知肚明了。事实上,向黄长军借钱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主动找黄长军借钱的,借钱时好话说尽,唯恐黄长军不相信,钱到手后却赖账不还,活脱脱一副赖皮嘴脸。尽管“老赖”可鄙可恨,但黄长军的追债方式很理性、很理智,在“老赖”玩“失踪”的情况下,黄长军和我们家人先是打探寻找“老赖”的行踪,找到人后则当面追讨或通过协商、调解的方式追讨,在这些方式不奏效的情况下则通过正当的法律手段追回欠款,从未使用暴力手段追债,可刘丽春、何振国、刘太平以及江永县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吕云斌却恶意串通一气,通过捏造事实、颠倒黑白等手段诬告陷害黄长军,目的在于赖掉我们的借款。如今,黄长军被当作涉黑组织头目予以“严惩”,检方向法院提交的证据,都是办案单位用残酷刑讯逼供所获取的证据(黄长军被办案人员聘请的“临时工”用老虎钳拔掉了3个脚指甲)。在举国上下致力于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今,竟然会出现“老赖”受保护、权益受侵的债权人受打击的怪事,试问天理何在?国法何在?公平正义何在?自古洎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无可争辩。恳请上级领导明察秋毫,将真正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以保护债权人的合法利益;也拜托广大网友用自己的正义感为我们呐喊,将“老赖”积极保护伞押上道德的审判台!

投诉人:黄长军女儿黄优玉

联系方式:186****7097



江永网宣办:接收

网友:

您好!

你反映的问题收悉,据了解这些问题市、县相关司法部门已受理。

江永县委网信办

2019年11月3日

2019-12-26 0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