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正邦江华服务部管理员被公司客户殴打没人处理
·新田县公职人员罗月芳多次组织团伙公开抢劫私人财物
·新田县毛里乡青龙坪村村干部贪污农田机耕道改造补偿款
·谁来管管新田县中山广场这一带的高音喇叭
新田县以陆某为首的黑恶势力能量何其大
danyiren1314 发表于 2019-10-22 18:48:16 标签:』
  ↓单位回复

湖南新田县以陆中旺为首的黑恶势力能量何其大!

投资人被“几进几出”的陆中旺整得走投无路,试问新田的打黑利剑在哪里?公平正义在哪里?

图片说明:被黑恶势力打得多处受伤、满身是血的马水波在呼唤正义。

若不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很难相信在如火如荼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到打保护伞的“下半场”时,湖南永州新田县以陆中旺为首的黑恶势力竟然展现了通天能量:将我们“蓝天盛发发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天盛发”)整得要死不活;将我们几个股东整得住的住院、躲的躲藏,且引来纠纷不断......略感幸运的是,我在付出了被陆中旺一伙打成轻伤的代价之后,新田县公安机关终于对陆中旺亮剑——将这个以家庭成员为帮凶的黑恶势力头目予以刑拘,预计下一步将剑指陆定飞、陆定军、陆定雄等其他涉黑涉恶成员!

陆中旺为何疯狂地整“蓝天盛发”及其股东?怪只怪我们瞎眼找错了合作伙伴!

我们和陆中旺的矛盾纠纷源于陆中旺的贪婪、黑恶与霸道——

成立于2012年的“蓝天盛发”,注册资金30000万元,公司股东为吴女士(后退出)、马水波、周幸福三人,现法定代表人为周幸福。2013年,我公司与陆中旺合伙开发“聚龙家园”项目。该项目规划为A、B、C、D、E5栋,总建筑面积58000平米,其中住宅272户,47300平米;商铺3500平米,不计容面积8100平米。项目总造价1.7亿元。按合作协议约定,我司需投入建设资金9000万元,陆中旺用15亩土地作价2260万元。除土地款外,利润按4:6比例分配,即陆中旺占40%,我司占60%。土地成本由陆中旺负责,5栋土建主体由我司负责,其他配套设施和各项费税按4:6比例分摊。

项目于2014年开工建设后,所有的建设投资都由我司承担,A、B、C三栋已于2017年竣工交付给业主。

也许是见到该项目的“钱程”看好,此时陆中旺及大儿子陆定军开始释放出黑恶心性:从2017年开始,陆中旺和他的大儿子陆定军勾结项目施工队联手威胁我司,要求我司将所有开发资质和公章交给他们,遭到我司股东的拒绝,双方为此发生争吵。2017年8月16日,陆定军在和我发生争吵中,首次动手打了我,尽管我气愤不已,考虑到我司已经投入了资金,为了让工程顺利进行,我只好委曲求全。

2018年,D、E栋在陆中旺父子的刁难干扰中基本完工,陆中旺一家认为前期投资高峰期已过,而扫尾工程资金量不是很大,竟然向我们非本地人施压,企图将我们股东赶出新田,以将我们的投资款全部吃掉。为了实现这一企图,陆中旺不断给我司制造麻烦,但我们据理力争,恼羞成怒的陆定军就两次强行将售楼部的门锁上,使得我司的销售受到极大的影响,同时也给我司带来了20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

鉴于陆中旺一家横行霸道,我们在感到威胁之余,觉得有必要和他拉开距离了。于是,在项目没有全部竣工的情况下,我们将陆中旺的土地成本2360万元划给陆中旺,按2018年销售额度进入进入公司账户余额8600万元,根据合同约定陆中旺占40%的比例,给陆支付3440元,而实际已支付3300万元,根据合同约定先给陆中旺支付土地款2260万元,待工程全部完工后再结算。但存心要赶我们走的陆中旺故意以“数目不清”为由和恶狠狠地凶我们几个股东,我再次被陆定军打伤后,被新田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接走住院治疗,没想到当天下午陆定军闻讯而知,对着躺在病床上的我威胁说要活活打死我!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转到百里之外的零陵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治疗一个月出院后,留下了左耳听力下降的后遗症。我找新田的法医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竟遭到拒绝,且我去一次陆中旺马上就到我司闹一次,使得我无法做法医鉴定。

2019年4月,我司在资金异常紧张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于5月底将D、E栋完工交房。此时,陆中旺父子再次跳出来煽动业主到政府集体维权,企图通过政府对我司施压。鉴于工程还有许多配套设施没有到位,陆中旺便让其三儿子陆定飞强行将我司办公室、售楼部上锁,既不准公司正常办公和售房,也不准我们办理银行按揭。更有甚者,陆定飞还故意损坏办公室、售楼部的监控设备,以查档案为由拿走了公司加盖了公章的收据,盗走了公司的机密资料和业主档案,并扬言我们三人谁踏进售楼部就用刀砍死谁,吓得我们不敢继续施工,为保命不得不逃离新田。陆中旺家人无数次造成项目停工,至今已停工7个月,而公司每天都得支付利息和相关费用,巨大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让我们心如煎熬、度日如年!

2019年6月13日,陆定军煽动D栋业主闹事,并串通业主联名上访。2019年6月16日,县房产局法纪股李志雄股长通知我们去该局协调,我司周幸福、吴美英及时赶到该局会议室参加协调。双方在协调会上基本达成了一致:陆同意公司正常上班和售房。当日下午,李股长和双方当事人一起到了我司,陆为办公室和售楼部开了锁。谁知当李股长于傍晚7点钟离开公司后,陆家人马上翻脸,重新将办公室和售楼部上锁。此时,我们质疑李股长在暗地里配合陆家人为我们设套。果不其然,事后,县房产局个别人竟然帮陆家查出我司在房产局设置的网签合同密码,并中断了我司在房产局的所有业务。紧接着,陆定飞在网上煽动业主拉横幅向政府施压,逼得我们再次逃离新田。

我们感到奇怪的事,李志雄作为协调会的组织者和主持人,他没有维护当事人双方协商好的方案,而是自扇耳光地推翻了已协商好的方案!

有了保护伞,陆家人便“得势更猖狂”。2019年9月26日,陆家人将我司售楼部价值5万元的中央空调、立式空调、真皮沙发及各种办公用品全部搬走,我们当天打电话向县房产局廖局长汇报,廖局长于28日派李股长查看现场,没想到李股长看了现场后不置一词,这让我们感到李股长的屁股坐在了黑恶势力的膝盖上?

2019年9月28日上午10点,陆中旺、陆定飞父子冲到我司办公室,以9月26日我们向城西派出所报案为由进行报复,一家人围攻我司周幸福一人,扬言要将周幸福杀死后再将我们赶出新田。当时,李志雄就在现场,但他神情麻木、视若无睹,让在场的很多业主都看不下去,不知李志雄这尊菩萨为何不显点“神通”?

2019年10月5日下午3点,我和周幸福在公司办公室正忙着收集A、B、C栋业主交来的办理产权的资料,突然陆定军带领一大帮人冲进办公室,喝令我们停止办公,用威胁的口吻对我们说:今天不扯请,你二人不准离开公司半步!这帮人随后轮流控制我们的自由,从下午3点到晚上9点都气势汹汹地看管着我们,期间陆定军多次恶狠狠地威胁周幸福和我,扬言要先我们三个股东的儿子杀死,然后再杀死三个股东!让我们在惊悚中熬过了6个小时!

2019年10月15日下午2点半钟,得知我和周幸福在公司办公室查看售房档案的陆中旺,突然闯进办公室喝令我们不许查售房档案,随后强行收走一部分档案交给城西派出所,让派出所查封了我司的售房档案。各位看官:我们是“聚龙家园”的开发商,而陆中旺只是该项目的合作人,并不是公司的股东,难道我们没有权利查看售房档案?难道派出所有权按照陆中旺的要求查封我司的档案?

当日下午2点半钟,我们向陆中旺家族提供了结算数据,但陆中旺一家不屑一顾,表示没有协商余地,我们据理力争,但没说几句话,陆中旺、陆定军、陆定飞三父子和其侄儿陆定雄就对我和周幸福大打出手,我被打得全身多处受伤,全身是血,脸部缝了八针,嘴巴被打得裂开了一道宽宽的血口,我们报警15分钟后,民警赶到了事发现场予以调查拍照取证。随后,我们被120急救车送往新田县人民医院接受救治。让我们感到蹊跷的是,我们进医院才20分钟,陆中旺便闯进医院再次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考虑到我的治疗和人身安全,我司股东和我的家人将我转到永州中心医院住院治疗。16日,陆家人暗中调查我住院的地方,让我住院都不得安宁......

自1018年冬以来,各地公安机关为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多次全面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了打黑除恶的好成绩。但我们老百姓面临的现实情况和切身感受来看,黑恶势力仍然在危害社会伤害百姓,以陆中旺为首的家族黑恶势力,即便在扫黑除恶飓风的“风头”上也毫无收敛,继续干着伤天害理、践踏法治、侵权掠财的罪恶行径。陆中旺等黑恶分子未能及时受到应有的惩罚,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该有的“宽容”和“容忍”。黑恶势力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三名以上的黑恶成员经常纠结在一起,使用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共同故意实施3次以上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活动,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简而言之,使用威胁、恐吓和暴力手段解决纠纷,是所有黑恶势力的共同特征。陆中旺一家人使用以多欺少、以强欺弱这一黑恶势力横行霸道的惯用伎俩,企图通过暴力手段迫使我们就范,乖乖地将我们的投资开发成果交给他们享用。从陆中旺一伙的违法犯罪事实来看,其黑恶特征明显,属于典型的黑恶势力。陆中旺、陆定军、陆定飞、陆定雄一伙用暴力手段对付我们,将我殴打至轻伤,无非是为了掠夺我司投资开发成果,属于黑恶犯罪行为。陆中旺落入法网,让我付出了伤痛和鲜血的代价,然而,为何其他参与故意伤害犯罪的黑恶成员至今逍遥于法外?为何陆定军至今仍在煽动业主闹事?无非是保护伞作祟。中纪委和政法高层强调扫黑除恶下一步的主攻方向,是深挖彻查“保护伞”!让陆定军、陆定飞、陆定雄逃避打击,是扫黑除恶部门的失职。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坚决依法予以打击。我们强烈呼吁新田县公安机关按照中央高层和公安部的要求,依法严惩涉黑涉恶、损害群众利益的陆中旺,尽快将陆定军、陆定飞、陆定雄三名黑恶分子收入法网,以切实保障我们受害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我们新田和永州的和谐稳定。我们期待着新田县公安局和新田县扫黑除恶办对陆中旺一伙黑恶势力的漏网之鱼亮剑!

投诉举报人:马水波

联系方式:132****2117


新田网政办:关于《新田县以陆某为首的黑恶势力能量何其大》

danyiren网友:

你于10月22日在红网《百姓呼声》发出的帖文《新田县以陆某为首的黑恶势力能量何其大》,我办已收悉,并转给相关部门。

目前,新田县委县政府对帖文反映的事情高度重视,并责成纪委监委、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房产局、税务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相关问题依法公平、公正全面调查,对事件中有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将依法追究责任,绝不姑息!

新田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2019年10月24日

2019-10-24 14:5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