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正邦江华服务部管理员被公司客户殴打没人处理
·新田县公职人员罗月芳多次组织团伙公开抢劫私人财物
·新田县毛里乡青龙坪村村干部贪污农田机耕道改造补偿款
·谁来管管新田县中山广场这一带的高音喇叭
对新田法院错误执行华瑞苑BD124、125 门面过户周某|问题的汇报
新田华瑞苑项目部 发表于 2020-01-06 22:29:59 标签:』
  ↓单位回复

我们是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新田华瑞苑项目部,新田县人民法院错误执行本项目B、D124、125门面,给我们项目部造成较大损失和困扰并引发多宗类似案件发生,现向上级领导汇报如下:

一、2012年6月初,新田县华瑞园项目正处于基础施工的开端,土地使用证、施工许可证、预售许可证都还没办理。几个集资人与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只书写了一份合作协议(房地产开发挂靠)。当时便收取了25户客户预购定金(包含周德松、周慧、付德生、蒋明胜等)。该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四十五条,《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周德松于2012年5月25日转款给周慧,周慧为他购了当时的11、12号门面。收据票号为:00051628号,因多种原因,华瑞园股东解散重新组建“华瑞苑”项目。为执行县房产局《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改正的决定书》,“华瑞苑”项目进行了一系列的宣传、告知工作,并书面通知周德松、周慧等人,解除预购定金行为,他们也在解除通知上签了字。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这个无效的定金合同已依法予以解除了。“华瑞苑”项目认真执行县房产局决定,人民政府应以支持,法律上应该给予保护!按照湘发(2018)26号文件精神,切实维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

二、周德松于2014年12月先后实际取得了11、12号门面。事后却隐瞒事实、虚构周慧购得的(13、14号)两条门面也是他自己的事实,通过虚假诉讼,一审法院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确认了13、14号门面就是B栋124、125号门面,并进行了错误的判决。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一审法院确认的事实和周德松的诉讼请求予以撤销和驳回。认为“收据”不是商品房买卖合同,周德松拿周慧收据起诉,于法不符,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严格按照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认定合同性质。

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8日接收了周德松的申诉,他的申诉请求“标的”为123、124号门面,与周德松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13、14号过户截然不同。奇怪的是竟然得到了高院的受理与开庭再审,更奇怪的是,本案于2019年2月20日判决,3月12日还在组织当事人双方核实案情,判决结果还是支持一审判决,湖南省高院继续错误判决长沙华照公司协助将项目部不存在的B栋124、125门面过户给周德松。

四、2018年元月5日,永州中院判决华照公司胜诉后,华瑞苑将原房产局冻结争议门面进了解冻,并依法出售,购房人交足了房款,申请了网签、面签及办证,开具了增值税发票,办理了水、电落户并占用近2年了。新田县法院为执行省高院的错误判决,竟然变更判决书内容,更换“标的物”执行,即判决B栋124、125号门面过户,执行BD栋124、125号门面张冠李戴。目前为止,周德松还未向华瑞苑项目交纳BD124、125门面分文的购房款,没有全面、适当地完成合同义务,更没有签定任何书面的买卖合同。在法院个别法官的暗示下,有关单位违规为他办理了B、D栋124、125门面的不动产权证,请问在全省乃至全国有这种先例没有?

五、既然法院判决B栋124、125门面过户给周德松,法院就应依法依程序执行腾房。法院因判决B栋124、125门面过户,而该门面不存在,无法执行。周德松不经法院执行程序私自组织几十人在2019年8月29日深夜毁坏承租人财物,砸坏公安派出所的锁(本案正在追究上报)以违法犯罪的手段强行占用合法购买人的B、D栋124、125号门面,这种行为难道具有正当性?难道还要得到有关部门的支持配合吗?

六、新田县人民检察院,监督了法院执行的整个过程,认为法院未经法定程序擅自变更标的执行,违背客观事实,于法不符。见:新检民(行)执监(2019)43112800005号检察建议书。既然国家检察机关要求法院纠错,那么法院总得有个说法;经华照公司申请湖南省检察院为本案也正在进行抗诉准备工作,永州中院对本案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也正在审理当中。

因此,周德松、周慧等人于2012年6月1日购房“收据”从本质上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一无效的民事行为。于2013年5月4日新田县房产局下发《责令停止违法行并改正的决定》时起已确认无效,当即产生追溯力,使合同自订立时起就不具有法律效力,以后也不能转化为有效合同;在华瑞苑2013年8月30日送达解除“收据”合同,对方签字时起,合同已解除,已解除的合同不能继续履行。对已经履行的应当通过返还财产,赔偿损失等方式使当事人的财产恢复到合同订立之前的状态。否则,我公司项目部将产生巨大的损失,而造成极度困扰!敬请县房产主管部门,各级领导主持正义,维护华照公司合法权益,支持依法纠错的行为,以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此致

汇报人: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

2020年1月5日

证据清单

一、新检民(行)执监(2019)43112800005号检察建议书

拟证明:新田县人民法院对(2018)湘民再588号民事判决的执行未经法定程序改变判决内容,擅自变更标的执行,与事实相违背,于法不符的事实。

二、支付结算业务委托凭条

拟证明:周德松夫妇从广东只转款壹拾陆万元给周慧的事实。

三、周德松2019年7月26日的民事起诉状

拟证明:周慧用欧代清(周德松妻)转回的16万元,为其购买了11、12号门面,周德松于2014年12月先后实际取得11、12门面的事实。

四、周德松2017年8月16日的民事起诉状

拟证明:起诉状请求主张13、14号过户给周德松,纯属虚假诉讼的事实。

五、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交纳诉讼费通知

拟证明:法院错误执行案外人龙上茂BD124、125门面,龙上茂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上诉正在审理当中的事实。

六、湘检控民受【2019】32号

拟证明:湖南省检察院受理长沙华照公司申请对(2018)湘民再588号民事判决提起抗诉,正在办理当中的事实。

七、《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改正的决定书》

拟证明:新田县房产局根据有关法律、政策确认华瑞园当时收取定金行为违法,应立即停止和改正的事实。

新田网政办:关于《对新田法院错误执行华瑞苑BD124、125 门面过户周某|问题的汇报》的回复

网友以“新田人民法院错误执行华瑞苑bd124、125门面过户问题”为题在红网发帖的交办件收悉后,我院高度重视,立即安排专人对该帖中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帖文所涉案件的当事人基本情况

原告:周德松,湖南省新田县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敏(特别授权),系周德松之胞妹。

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沙市岳麓区谷丰路嘉华苑2栋502房。

法定代表人:陈竹红,系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龙灶生(特别授权),该公司华瑞苑项目部办公室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昌运,湖南省新田县龙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第三人:周慧,湖南省新田县人,系原告周德松胞姐。

二、帖文所涉案件的审判情况

(一)新田县人民法院一审情况:

2017年8月17日,我院依法立案受理原告周德松与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第三人周慧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举证质证的情况,本院确认的法律事实如下:2011年,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新田县华瑞园项目部,2012年8月后改为华瑞苑项目部,在新田县龙泉镇云鹤路中段南侧进行房地产开发。2012年5月25日,原告周德松通过其妻欧代清转账160000元给第三人周慧,委托第三人周慧向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购买门面房。2012年6月1日,第三人周慧以其名义与被告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合同载明:周慧交来壹拾叁、壹拾肆号(新田县房产局确定为华瑞苑B栋124、125号)门面定金款,面积约128平方米,单价6880元每平方米,以房产局面积为准,门面层高6米,壹拾陆万元;注:(1)首付房款16万元,2、砌好门面交总款的50%,3、门面交付使用付清门面款,逾期按当时房价同地段同楼层计价。2013年5月4日,新田县房产局以“华瑞园”房地产项目正在进行基础施工,未达到商品房预售条件,即收取购房户的定金及预售款为由,责令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并予以改正。同年8月,被告向第三人邮寄送达关于退还购房定金的通知,但第三人未从被告处退款。门面房砌好后,原告及第三人缴纳二期房款,被告亦拒收。2014年2、3月份华瑞苑B栋房屋建成。2014年6月17日,新田县房产局以新房罚(2014)字第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被告开发的华瑞苑房地产项目做出如下行政处罚:1、罚款人民币壹万伍仟肆佰元整;2、按有关规定申请补办相关手续。2015年初被告曾起诉第三人要求确认合同无效,后于同年6月4日以自行协商处理为由撤诉。2015年12月2日,新田县房产局在对有争议的房号(包含本案诉争房屋)进行限制后,向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核发华瑞苑小区B、D栋商品房预售许可证。2016年12月、2017年7月被告两次装修诉争门面房,原告及第三人均予以制止。本案审理期间,原告周德松于2017年10月11日自愿将剩余房款720640元缴纳本院提存。

我院经审理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原告周德松(以第三人周慧名义)与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签订时,被告虽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但在本次诉讼前,房屋已建成且已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明,可以认定为有效合同;现原告周德松已将剩余房款缴纳本院提存,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来本院领取,故原告周德松要求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协助原告将华瑞苑B栋124、125号(原13、14号)门面房过户至原告名下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周德松可以通过第三人周慧向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购买门面房,且第三人周慧也在庭审中承认代购的事实并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故被告辩称原告周德松主体不适格的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周德松(以第三人周慧名义)与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就房屋标的、面积、层高、单价、付款方式等做出了约定,具备了房屋买卖合同的基本条款,故被告认为诉争合同是定金合同,不是房屋买卖合同,且已解除的辩解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本院不予支持。新田县房产局在原告等人的要求下,对本案诉争房屋进行限制至今,且原告及第三人于2016年12月、2017年7月两次制止被告装修诉争门面房,被告也要求原告通过诉讼解决纠纷,可视为原告周德松一直要求履行合同,故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认为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的辩解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周德松(以第三人周慧名义)与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二、限被告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十日内协助原告周德松将华瑞苑B栋124、125号(原13、14号)门面房过户至原告周德松名下。

(二)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情况:

一审判决后,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不服,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审法院将购房定金收据作为商品房买卖合同处理,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五条、原建设部《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于2018年1月5日以(2017)湘11民终292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撤销湖南省新田县人民法院(2017)湘1128民初971号民事判决;二、限上诉人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双倍返还周德松(周慧交)定金32万元;三、驳回周德松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情况: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后,周德松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17日提审本案,补充查明:2013年7月18日华照公司新田县华瑞苑项目部各股东作出《关于第一期预售房屋的处理决定》,经股东大会通过,对第一期预售房屋作出如下处理决定:返还购房者定金及同期银行存款利息,终止双方权利义务关系或在原来签订协议的价格基础上统一加价30%与项目部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2013年8月9日的股东扩大会议进一步明确,原预售的房屋、门面在原来签订的价格基础上统一加价30%。华照公司2003年成立,公司原营业执照上经营范围包含房地产,2016年变更后的经营范围以自有资产进行房地产投资。一审认定的“2012年6月1日,周慧以其名义与华照公司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实则为“2012年6月1日华照公司出具收据:兹收到周慧交来壹拾叁、壹拾肆号门面定金款,面积约128㎡,单价6880元/㎡,以房产局面积为准,门面层高6米,壹拾陆万元;注1、首付房款16万元。2、砌好门面交总款的50%。3、门面交付使用付清门面款,逾期按当时房价同地段同楼层计价。”2013年8月16日,华照公司向周慧邮寄了《关于退还购房定金的通知》,要求周慧于2013年9月8月前来“华瑞园”项目部领取原缴纳的定金16万元及同期银行存款利息,2013年8月30日,周慧签收该邮件。省高院确认了原审认定的其他事实。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二审认定基本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其将“收据”定性为预约合同不当,应予纠正。原一审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敷、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教(二)项之规定,于2019年2月20日作出(2018)湘民再588号民事判决:一、撤销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湘11民终2926号民事判决;二、维持湖南省新田县人民法院(2017)湘1128民初971号民事判决。

三、帖文所涉案件的执行情况

湖南省高院再审判决后,华照公司未按判决履行,周德松于2019年4月3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立案执行后依法向长沙华照投资有限公司送达了执行通知书,限华照公司在规定期限内协助办理过户手续,华照公司未履行。2019年5月9日,本院依法向新田县不动产登记中心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新田县不动产登记中心将华瑞苑B栋124、125号(原13、14号)门面房协助执行过户至周德松名下。

期间,案外人龙上茂、胡桂芳于2019年5月8日对执行标的物即位于新田华瑞苑B栋124号、125号门面房的过户登记提出书面异议。本院受理后,经审查于2019年5月22日作出(2019)湘1128执异3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该案执行。2019年7月5日,本院以(2019)湘1128执异6号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案外人龙上茂、胡桂芳的执行异议请求。

2019年8月12日,经审核执行,新田县不动产登记中心将判决标的过户至周德松名下,为周德松颁发了不动产产权证书。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内容执行完毕。期间,华照公司向新田县人民检察院申请法律监督。新田县人民检察院向本院建议再行向省高院报请补正确认执行标的。本院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的合议庭致函后,本院审判委员会亦对此执行案件进行了审查,确定执行程序合法、执行标的物正确。

2019年8月5日,案外人龙上茂、胡桂芳认为其购买门面房的合同有效,足已排除周德松与长沙华照公司的合同执行,向新田县人民法院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要求确认合同有效,并申请对华瑞苑B、D栋124、125号门面房进行了财产保全,本院依申请按程序冻结了门面房的过户和交易手续。目前,执行异议之诉已经本院一审判决驳回诉讼请求,龙上茂、胡桂芳上诉至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尚未判决。

2020年1月16日

2020-02-19 11: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