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请问东安县组织部门,一个原人民公社社长的档案去了哪里
·关于双牌县一学校老师利用职务便利变相强制学生补课
·投诉双牌人社局窗口工作人员态度恶劣辱骂百姓
·永州市双牌县潇水壹号工程施工违规招标
冷水滩区一公职人员强行侵占荷叶塘耕地葬父,至今处理无果
笔耕潇湘 发表于 2018-01-07 12:12:47 『标签:』
  公务员唐伟员强行侵占荷叶塘耕地葬父事件处理未果的追问

  2017年7月8日上午九时,在永州市冷水滩区黄阳司镇星火村荷叶塘组东面的栽公冲山地上,忽然传来一阵鞭炮声,并出现一些穿孝衣及拿锄头的村民,接着便有人在荷叶塘耕种了四五十年的旱地上开挖墓穴。荷叶塘村民发现后,马上报告组长魏冬林,魏冬林与邻村丛木塘组组长唐结辉勾通,希望他劝阻丧家的非法行为,但这一善意并未得到理睬,挖掘墓穴的行为继续进行。

  此前,邻村丛木塘人已经先后侵占荷叶塘的旱地葬下三四座坟墓。因为荷叶塘的年轻人都在外地打工,村里仅有的几个留守老人无法制止,以致这几起侵权行为得以实施。今天,再次发生这样的行为,并且侵权方不听劝阻,一意强行挖掘墓穴,中午时分,几个留守老人气愤前往,在现场确认穴位处于荷叶塘的耕地中央后,拿起现场的锄头将土块扒入坑穴,以示反对。

  下午两点以后,掘墓人再次来到山上,发现坑穴被掩,骂了一阵娘后继续开挖。留守老人焦急了,再次打电话报告组长,并电话通知组里在外面打工的年轻人。组长魏冬林再次和唐结辉联系。唐结辉说,孝家认为更改地方不吉利,所以坚持在原址掘墓 ,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要荷叶塘让一步算了。

  魏冬林回答,就算要荷叶塘人谅解,孝家起码得来荷叶塘讲一声,看全体村民是否同意,不能这样强行挖掘。唐结辉答应转告这个意思。一个小时后,孝家唐伟元携弟来到荷叶塘,与赶回组里不久的组长及仅有的几个留守老人会面。

  唐伟员到荷叶塘后,并没有诚恳的态度。他承认挖掘墓穴的位置是荷叶塘的耕地,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拿来一条白沙香烟,并且说请几位留守老人去他家吃一餐丧宴,以此做为交换条件。在被婉言拒绝以后,又声称自己是税务局的公务员,认识市里和区里很多的大官员,将来可以在农业开发方面予以帮忙,给荷叶塘拉二十万开发资金过来。荷叶塘人对这种画饼充饥的把戏不感兴趣,对他提出,要荷叶塘人谅解也不是不可以,但丧家应该付两千块钱。两千元钱对于一个组近两百人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想以此证明唐伟员葬父占用了荷叶塘组的耕地。唐伟员听到这个要求,悍然拒绝,拂袖而去。魏冬林提醒他:荷叶塘一百七十个人,基本上都在外面,你就这样走了,恐怕会激发矛盾。这就是一个科级官员的党性和觉悟吗?

  面对唐伟员毫无诚意的“请求谅解”,荷叶塘人既气愤又无奈,只好报警。当时已是下午五点钟左右。半小时后,派出所和黄阳司镇政府来人处理了,组长魏冬林跟随前往挖掘墓穴的现场处理。在路上,带队的周艳林副镇长第一时间就责问魏冬林:“听说你把荷叶塘在外面打工的年轻人都叫了回来闹事?”魏冬林回答:“我没有叫他们回来闹事。荷叶塘人非常理性,不可能闹事。”周镇长严厉地说:“叫没叫查一下通话记录就知道了。”这样的表述明显就是有问题的,即只要魏冬林打过电话,就是叫人回来闹事。在他心里,恨不得马上给魏冬林扣上一顶破坏维稳的大帽子抓起来。见此情景,魏冬林干脆回答:“我只是一个拈阄当上的组长,平常管管组里的收支情况,并没有权力剥夺村民的知情权。”周镇长便不做声了。到了现场,荷叶塘只有魏冬林和两个老实的留守村民在场,丛木塘则聚集了几十人,个个态度嚣张,指着魏冬林漫骂,周镇长却熟视无睹,后来还调侃说:“双方都有打旗喝号的!”其实荷叶塘除了魏冬林要应对官方的诘问和与孝家协商外,跟随而来的两个村民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更没有暴一句粗口。周镇长对双方明显不同的态度表明他在处理此问题的过程中不会站在公正的立场。导致这种区别的根本原因是他知道侵权行为的施侵方唐伟元是一个公务员,而荷叶塘人只是没有任何背景的老百姓。

  在现场,可以明显看出挖穴位置处于荷叶塘组所有的旱地中央,但周艳林副镇长绝口不提此事,只拿荷叶塘和丛木塘山权争议说事。在判断山权归属的问题上,不愿意做细致分析,只看表面上丛木塘的山权证上有老零陵县的公章,而荷叶塘的权属材料上没有公章就判断丛木塘有理,并对提供了1981年老零陵县山林划界发证文件和同年的明显陈旧的权属资料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说那肯定不是真实的。魏冬林气愤地说:“你的意思是我在做假?你可以请专家来鉴定,如果是我做假,派出所就在这里,你可以抓我去坐牢!”这样,周镇长又不做声了。他这种简单粗暴加明显倾向性的工作方法,怎么能够保证裁决的公正?

  在接下来的调处过程中,针对丛木塘以葬坟的方式不断蚕食荷叶塘土地的现象,周艳林副镇长从荷叶塘的权属资料上找到一句“(丛木塘)葬坟按历史”的话,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这次就承认了荷叶塘权属资料的真实性,并牵强地解释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丛木塘的葬坟行为可以在这面山地漫延,甚至可以在整个山头上葬坟。连你们自己的权属资料上都这样写了,你还讲什么哩!死者为大,必须下葬!”魏冬林反驳说:“‘历史’是既定的事情,不是鲜活的生命体,难道它还可以生长,无限膨胀吗?这里所谓的‘历史’是指丛木塘曾经小量的几座旧坟在西北一角丛木塘一侧,以后也只能在那一片葬坟,不能向荷叶塘这边拓展,更不能越界。如果照你那样说,丛木塘的坟墓可以任意向南扩展,葬到你们镇政府也是合理合法的,必须‘死者为大,必须下葬’?”周镇长感觉到自己话语的荒唐,再次闭嘴。接下来,当他读到丛木塘权属证书上写着“西到荷叶塘边”的表述时,明显露出惊异之色,却闭口不谈它的荒谬了。因为“荷叶塘”是小河对面荷叶塘组村前的一口大塘,离这座荒山远着呢,中间隔着溪水和大片荷叶塘的田地。如果这样的文字成立,岂不是将荷叶塘组的大部分田地划归丛木塘所有了?之所以在丛木塘的权属证书上出现如此荒谬的文字,是因为1979年老零陵县开始落实山林产权发证政策时,工作相对粗放,在土地权属交接的地方,并没有组织相关权属方协商勘界,只是把任务通过村支书传达到生产队,由生产队自行填写,然后上报大队、公社,再由公社统一上交县委有关部门——至少在我组与丛木塘之间就是这种情况。在后来的处理中,丛木塘再次亮出权属证书时,“荷叶塘边”被涂改成了“荷叶塘土”,那个“土”字被涂改得又粗又大,明显存在作伪的痕迹。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人通过什么渠道为丛木塘提供这种肆意涂改法律文书的便利?可以肆意涂改的权属证书还有法律效力吗?

  周艳林镇长面对这样根本谈不上严谨,甚至十分荒唐的权属证书没有提出质疑,仅以沉默掩饰过去。对待两份权属文件截然不同的态度,再一次暴露了周艳林副镇长处事不公的态度。其实,荷叶塘缺失盖有公章的山地权属文件并不是荷叶塘人的错。在过去的四十余年里,每次政策下来,荷叶塘人都按要求去做了。山林划权发证的工作也是这样。同样上报了材料,结果不限于栽公冲山地,荷叶塘所有的山地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权属证书,只有当时备份的登记表。出错的必定是上报和审核的某个环节,以致荷叶塘人成为受害方。不过,这个山林权属登记表在冷水滩区国土局钱军光处有存档,我们曾经咨询过钱军光,他告诉我们,这个登记表是有效力的,但最好申请政府重新颁发权属证书。为了这件事,荷叶塘人数次上访,八、九十年代,镇政府也数次组织两个村组重新就斋公冲山地权属划界,虽达成过处理结果,但只是口头协议,没有形成文件,也没有收回丛木塘最早私自填写的内容荒唐的权属证书。时间一久,丛木塘人就不认帐了,又拿出最初的权属证书来主张过界的权利,以致今天这种矛盾再次发酵。

  经过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调解,在荷叶塘组长忍受了丛木塘人无数的漫骂和责难后,周艳林副镇长给出的调解结果是:鉴于墓地存在权属纠纷,荷叶塘不得阻止唐伟元家葬礼的进行,按照习俗,死者为大,必须等死者下葬以后,重新判断荷叶塘和丛木塘位于斋公冲的山权界址。魏冬林指出,山地权属和荷叶塘的耕地是两码事情,我们的迫切希望政府给我们解决两组山权争议的问题,并解决荷叶塘山林权属证书缺发的遗漏,但唐伟元强行侵占荷叶塘耕地葬坟的事必须及时制止。唐伟元挖墓穴占用的旱地,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荷叶塘开垦耕种达五十余年的集体耕地,是受法律保护的,山地权属没划清并不能否定荷叶塘耕地的合法性。什么“死者为大,必须下葬”,他要“大”就到丛木塘那边“大”去,强行占用荷叶塘的耕地,荷叶塘人也得忍气吞声,不准异议吗?这样的理由非常牵强甚至荒唐,但它就是周艳林副镇长的态度!尽管荷叶塘组组长魏冬林多次强调这一事实,但调解者周艳林副镇长置若罔闻,依然做出“死者为大,必须下葬”的错误决定,以致唐伟元的违法行为得以继续进行,最后葬坟成为事实。

  此后,这一侵权案件交由黄阳司镇司法所处理。司法所派蒋辉灿法官负责处理此事。客观地说,蒋法官还是认真负责的,冒着酷暑到现场察看,组织两个组到司法所进行了一次调解。但调解因为丛木塘人的固执而失败。蒋法官说,如果调解失败,只好请区国土局和林业局的有关领导来处理这个山权争议。荷叶塘同意这个意见,并再次指出,唐伟元非法侵占荷叶塘耕地葬坟与两个村组的山权争议是两码事,应该先把这个事处理了。但蒋法官语焉不祥,没有明确回答;后来又告诉魏冬林,他想再次组织两个村调解,但两个村的村干部都忙,没时间组织处理。这样一拖,拖到2018年,这个事反而没音讯了。我们也曾善意地提醒唐伟元,让他履行诺言,付给荷叶塘他曾经在司法所写下保证答应给付的两千块钱,避免激化矛盾,双方达成谅解算了。但他推说一切听政府处理。政府又这样拖着,大有不了了之的势头,客观上搁置了荷叶塘人维护正当权利的请求和愿望,荷叶塘被侵害的权利何时才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解决?这种踢皮球的把戏就是侵权方唐伟元的诚意和黄阳司镇有关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吗?我们搞不懂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黑恶力量在暗中作梗,以致一个法官不敢进行公正的处理?以致周艳林副镇长能弄出个“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的荒唐处理结果来?以致现在司法所以村干部没有时间为由,将这个案件无限期地拖延下去?当时间证明这个理由的虚伪时,谁又经得起正义和良知的追问?

  荷叶塘人是善良的,但我们呼吁公平公正!荷叶塘人是理性的,但决不惮各种腐败势力的打压,有坚决维护权利的意志和决心!我们渴盼市区两级政府派遣公正廉明的干部来处理这个案件,还我们被强权侵犯的土地权利,补发我们缺漏三十余年的山林权属证书!

  永州市冷水滩区黄阳司镇星火村荷叶塘组全体村民泣血呼吁

  2018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