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喔嚯~变压器又自燃了…
·潇湘永州幼师高等专科学校原本2018年9月开学,却没有开学
·祁阳县光明小区棚户改造问题
·零陵区东山景区建筑工地噪音扰民
冷水滩区陈松林案件鞭长莫及的“最后一公里”
cjx04200639 发表于 2018-05-28 21:36:42 标签:』
  ↓相关评论

我们以为,原村霸支书陈松林为考取公务员而年龄造假会受到党纪处分;我们以为,陈松林四村官不经过在封条上签名人的同意将村发票从镇财政所借回私自开封发票做账,以致收入多了28万多元,支出多了70多万元,结余少了40多万元会坐实他的贪污罪行;我们以为“无中生有的房屋拆迁补偿”陈松林会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我们以为,我们的举报信会像一把拍子拍倒村霸苍蝇……结果,在永州经开区落空了,结果,在永州市多家纪委的层层庇护之下,芝麻大的苍蝇陈松林依然逍遥法外。

现将我们掌握的陈松林的部分罪行列举出来,期待能遇见像包公那样的清官。

从2017年6月开始,我们走访网访至区市省,国家信访局,中纪委,走访市委第三巡察,第六巡察组,省委第六巡视组,写信给中央第八巡视组,写信给市长,市委书记,纪委书记。信访从最上级被转送至经开区或仁湾政府,由于被举报人陈松林手腕高超,关系雄厚,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我们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举报村霸支书陈松林,由于被举报人与地方政府某些官员结成利益集团狼狈为奸,终未将毒蝇拍倒,2月至5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长沙,省第六巡视组进驻永州,但我们正义的上访之路在黑暗的永州依然走得艰难,唯有恳请省纪委监察委员会调查陈松林案件,将基层反腐覆盖到“最后一公里”。

cjx04200639:鞭长莫及的“最后一公里”第1楼
一、年龄造假

陈松林生于1968年9月12日,于2005年改为1969年9月12日,于2006年为考取公务员欺骗组织,年龄造假改为1972年9月12日。

陈松林2005年至2016年任陈家村支书。之前曾从事传销,搞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10年村支书变魔法似的拥有超千万家财,三台豪车,房产无数。2014年承包“水晶郦城”项目建设工程,以承包工程洗黑钱。

二、以权谋私搞门面

2009年村民陈于辉在长丰工业园B-5号地有一房屋,因长丰大道拆迁给予迁建地安置。陈松林与陈于辉是叔侄关系,利用职务便利以其养父陈朝德的名义挂靠在陈于辉房屋之中,搞到了一个门面,安置在长园小区。我们村周边的老鸭窝村、刘家村、张家铺村三个村,长丰工业园都给予了村委办公门面用地,本村委的办公门面地涉嫌被陈松林占为己有。

三、私卖土地

位于八一路的“江城花园”是以市药监局的征地项目为名,为房地产商伍开军挪出一块地约2.86亩,此地是本村陈上组的,2013年原村支书兼村主任兼陈上组会计陈松林利用职权与开发商私下交涉,中饱私囊。2014年村民陈小罗曾网上举报,后因多方劝说而撤访。

四、贪污集体码头款及沥青路补偿款

在2014年湘江西路及沿江风光带的征收中,本村老渡口码头补偿款80余万元及一条长约400米的沥青路补偿款数10万元,涉嫌被陈松林等人贪污。

五、“莱茵河畔”80余万元不知所踪

2004年长丰工业园B-5号地“莱茵河畔”实征11.01亩,用地红线图12.8亩。原村支书陈庭华四村官因集体贫污受到刑事处罚。之前陈庭华因村委集体土地及附属设施签名了一张80余万元的领款单,因受到处罚,此款不知去向,后由陈松林接任村支书,此80余万元未作村集体收入,涉嫌被陈松林贪污。

2016年村主任陈卫星带领部分村民举报“莱茵河畔”开发商强占村集体土地,举报到经开区纪委曾令富处就如石沉大海了。

六、贱卖集体水利及附属设施

2014年征收湘江西路,村集体水利及附属设施价值百万余元,加洲公司(代建制)只补偿24万多元。经开区国士局的答复意见是:经开区财政评审中心亚格按照相关标准评审出来的,不存在补偿过低的问题。集体水利及附属没施补偿价格是陈松林和加洲公司拆迁部长刘桃源两人制造出来的,若是经开区财政评审中心严格按照相关标准评审,为什么“生产设施、青苗费及其他补偿表”上没有签名和加盖公章?

2017年8月1日街道人大主任兼长丰社区第书记陈造平用卖小菜的讨价还价再加6万元,再加3万元,最后在24万多元的基础上加到了33万元,此款至今没有领取。

七、城中村建设

2014年本村搞城中村建设,国家拨款600多万元。陈松林掌管部分创卫资金。村民陈木鸡的300元个人领款,陈松林付了款可以当面撕掉领款条;创卫外墙粉饰,陈松林上报每平方16元,而付给民工工资则是每平方5.8元。经开区纪委书记曾令富2018年4月8日的解释是:他们是用“签证单”做支出凭证的。4年了城中村建设的这笔账目现在还在清查中,收支有几十万对不上。城中村建设是专款专用,而本村用于城中村建设不应该开支达5万多元。

八、四村官篡改发票,市纪委陈芬包庇村账不清

2017年6月19日,村民自发组织请求清查2013-2015年村账,8月10日陈松林,村支书龙宏锦、原村秘书陈于大、村主任陈卫星四人到镇财政所将发票借回,不经过在发票封条上签名人的同意私自开封做账。9月4日,镇纪委请审计人员审计2013-2015年村账。

我们多次走访网访,历经八个月的漫长煎熬,在中央第八巡视组的关注之下,2018年4月9日镇纪委终于让我们拿到了“陈家村账清查报告”。对照开封前2015年9月17日由陈松林、唐美玲等人签名的2013-2015年“陈家村账总结”,收入多了28万多元,支出多了70多万元,结余少了40余万元。

4月27日至5月4日共两天在市纪委陈芬的主持下,召集街道纪委和村民代表,特别要求我们不要请专业的审计人员参加,对2013-2015年村账进行系统清查。

我们已初步查出诸多问题,比如陈松林个人签字招待费支出9800多元;村干部领取重复工资9044元,其中陈松林3410元等,在清查“开支”只有一半的情况下,陈芬拖至5月14日突然叫停,理由是5月4日她收到了我们的重新举报,事实上账都未清完,我们拿什么来重新举报?她以此为借口说这个账没必要再清下去了。

“开支”未清完“收入”还未开始,陈芬突然叫停,中止了我们对四村主干私自开封发票做账的深入了解。陈芬涉嫌渎职为陈松林减轻贪污罪责,包庇村账不清。

九、无中生有的房屋拆迁补偿

关于本条举报,5月18日经开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管理办公室作出答复意见书,现申请部分复查:

序号2:经调查,陈段英在陈家村确有栋破木四合院房屋及钢架棚、钢架房等附属设施,面积为4431m7,补偿金额618961元。

以上面积与实物不符。她的房屋是超高型的泥砖加木瓦结构、楼上只作隔热不作住房。其补偿价格已超出当时砖混的补偿价格(每平方1050元)。

序号3,2014年因湘江西路及沿江凤光带建设需要与陈于辉签订了拆迁合同,并非房屋379.5m?的钢架棚,补偿单价150元/m,补偿金额56925元。

同是一个村组人,陈于辉有无房屋我们了如指掌。陈于辉无房若有签订拆迁协议纯属伪造套取国家资金,请求上级领导查实。我们对举报承担法律责任。

序号7:经调查廖翠玲砖混房屋18228m?,补偿金额348003元,工作人员将资料录入电脑时错将“348003”元登记成了“3480003”元。

此信息款是经开区财政局经核对后予以公示的,而现在在我们的举报下又解释为“错登”,只有请上级领导查实了。

序号9:陈四元、彭小花砖木房30.8m?附属设施及人的安置人口补偿款合计204370元,所签的合同上写明了“安置人口以六堂会审市审定的人口进行安置”,拟安置人口陈子欣未通过合法安置人口认定,17万元的人口安置不予支付。

“2017年长丰工业园片区城中村项目信息明细表”是经开区做为财政支出一个记录而公示出来,没有支出的钱已记录付出,这笔钱有被贪污嫌疑。

序号10:2015年庾贤全确实签订了两个拆迁合同,30m?的补偿面积,一个补偿金额22500元,一个补偿金额24000元,因其房屋预算为21000元,补偿24000元超过了预算的10%(拆迁不可预见费为10%),加洲公司义重新跟庾贤全签订了一份补偿金额为22500元的拆迁合同。补偿金额24000元的拆迁合同作废。

合同既已作废,为何补偿金额24000元还出现在“信息明细表”上,有掩耳盗铃之嫌,请求查实。

签名:

2018-05-31 22: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