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蓝山县何时才能有一条铁路?
·江永县职业中专学校有老师上课非法搜身
·新田县南门桥至朝阳东路有家鱼厂影响交通
·反映江华县城管乱执法问题
冷水滩区陈松林案件鞭长莫及的“最后一公里”
cjx04200639 发表于 2018-05-28 21:36:42 标签:』

我们以为,原村霸支书陈松林为考取公务员而年龄造假会受到党纪处分;我们以为,陈松林四村官不经过在封条上签名人的同意将村发票从镇财政所借回私自开封发票做账,以致收入多了28万多元,支出多了70多万元,结余少了40多万元会坐实他的贪污罪行;我们以为“无中生有的房屋拆迁补偿”陈松林会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我们以为,我们的举报信会像一把拍子拍倒村霸苍蝇……结果,在永州经开区落空了,结果,在永州市多家纪委的层层庇护之下,芝麻大的苍蝇陈松林依然逍遥法外。

现将我们掌握的陈松林的部分罪行列举出来,期待能遇见像包公那样的清官。

从2017年6月开始,我们走访网访至区市省,国家信访局,中纪委,走访市委第三巡察,第六巡察组,省委第六巡视组,写信给中央第八巡视组,写信给市长,市委书记,纪委书记。信访从最上级被转送至经开区或仁湾政府,由于被举报人陈松林手腕高超,关系雄厚,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我们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举报村霸支书陈松林,由于被举报人与地方政府某些官员结成利益集团狼狈为奸,终未将毒蝇拍倒,2月至5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长沙,省第六巡视组进驻永州,但我们正义的上访之路在黑暗的永州依然走得艰难,唯有恳请省纪委监察委员会调查陈松林案件,将基层反腐覆盖到“最后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