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永州 | 县区直达(冷水滩-零陵-祁阳-东安-双牌-道县-江永-江华-宁远-新田-蓝山-金洞-回龙圩-经开区)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蓝山县楠市镇计生办准生证办理效率极低
·请求公正处理冷水滩区逸云路社区巡逻队员被打事件
·江永县永明春天开发商违反规化在小区绿化区安变压器
·道县纪委信访接待办公室主任继续包庇贪污公款李国忠
请彻查零陵区杰塘原村支书李建华违法乱纪行为
WJ剑气如虹 发表于 2017-06-04 16:21:59 『标签:』
  一个村官的背后到底牵涉了怎样的一种利益链?

  我村(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水口山镇杰塘村)自2014年起,村民联名多次向水口山镇政府,纪委,零陵区纪委举报杰塘村原村支部书记李建华,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补助款项,及各种违法乱纪的行为,耗时两年多,我村民代表费时费力,各方面调查取证,就想为全村老百姓讨一个公道,但水口山镇纪委及零陵区纪委再到零陵区检察院,明显没有经过调查,不尊重事实,包庇纵容,对李建华所犯事实追责太轻,所非法占有的财物没能够为村民追回,实在让我村百姓和任何正义之士心寒。

  一,由村民集资,政府补贴的我村村级公路问题,里程和修建标准严重不符,两级纪委竟口口声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李建华没有从中以权谋私,强入干股,但施工合同,结款单据,施工负责人的亲笔签名,手印,及合同起草人李庚元的证明,足可以证明李建华强行入干股,最后扣下工程款34900元收入其囊中。(李建华在修村级公路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既没有正常通过招投标,也没开群众大会的情况下,与承包人李富国等人私下约至水口山电管所李庚元家,并答应李庚元贰仟元,起草合同,把工程包给李富国,并要求按三份分钱)由于集资村民的意见越来越大,李建华等人怕事情败露,将当时记录有里程,标准,人员的村级公路施工牌偷偷挖走,但早已有拍照留档

  二, 利用职务之便,丧心病狂,非法占有,克扣低保,五保款项,弄虚作假,利用假户口骗取国家钱财,坑蒙拐骗,不惜一切手段,将低保户补贴存折骗到手中不予归还。这些零陵区检察院都有当事人的正式笔录,现在当事人李贵英等人的低保补贴取款存折证据还在检察机关手中,比如(人员名单中杨淑英,身份证号:432901195211165703,周淑云,身份证号:431102194109230027,分别为石山脚乡和水口山街道的人,既不是我村人员,也与我村无任何嫁娶关系,为何占有我村的低保名额及费用?2009-2012年期间,周淑云共710元,杨淑英8210元,这些民政部门的表单上写的很清楚,李柱波,于1998年前已失踪,第二年发现死于我村一山上,为何2009,2010年还在领五保,这只是民政部门提供的单据,2009年以前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贫困家庭户李冬海,存折2008年,李建华以换新存折为由将存折从其母亲李贵英手中骗走一直不归还,多次催他以后,他骗当事人说,他家的低保早已取消,民政部门的表单上很清楚的显示,从2008至2014年,每年都有低保补贴,被李建华占有的金额多达7440元,村民李顺交,子孙满堂,李建华将其名字列入五保户名单中2011-2012年,共计3756元,而李顺交本人也根本就没有领到钱,对这事毫不知情等等,具体详细表单见附表,所有的证据零陵区检察院也掌握,单从2008年下半年到2014年期间,李建华非法占有的低保五保款项就达34000元以上,人证物证俱在纪委和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竟视而不见?

  三, 2012年,千名干部下基层,卫生局(应为四医院)的陈姓干部为我村争取到两万元费用改善饮用水条件,这个在2015年年底的村务清帐中,李建华及秘书李甲林也承认过,有这笔款项,而且是分两次领回的,只是用在村级其它财务支出上,具体出向不明。

  四, 克扣农民粮食直补款,自有电脑纪录以来从2006年起,每年就约有181亩之多的责任田没领到补贴,至2014年就涉及金额多达近20万元,具体明细纪录有镇财所提供的表单,并由村民代表户户去做了统计

  五, 私吞村民农田承包款问题,2012年起,李建华未经过村民的同意下,不知道以什么价格私自将380亩农田承包给其亲戚杨蛟林等人,只承诺给农户每亩每年50元,还一直没给,直到2015年,村民去纪委去反映检举后,在纪委的督促下,才给了部分村民的承包款,而且还威胁村民不能告状,否则不给。事实上,这已成了他利用职务之便,吞占了这笔款项,只是受到追查了,才被近返还,至今还有许多村民没领到承包款(如:7队李件元0.5亩,6队李炳潮3.2亩,4队李件英0.8亩,李顺交2.4亩。。。。等等,这些数据两级纪委和检察院有来我村来调查过吗?仅听李建华一面之词,有何公允可谈?真相在百姓心中。

  六, 弄虚作假,骗取农田保险款。2013年,特大旱灾,由于菜子冲水库被李建华因于2009年5月一已私利而破坏不能储水,我村400多亩稻田失收,而李建华却将5000元农险理赔款领回,做大户补贴分给承包人王幸福,肖仁等,而将大户补贴款占为已有,发灾难财,农田保险从2012年左右,李建华在没有宣传,讲解给村民了解的情况下就私自操作,从财政所宣传栏贴出的文件上可看出,农田保险每年每亩投保18元,其中财政补贴13.5元,农户自出4.5元,理赔范畴也写得非常明白,这些惠农政策作为村支书的李建华有义务公开宣传,让村民知情,可他没有,暗箱操作,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些请上级领导来我村走访,调查,看看有我村无村民了解农险为何物??

  七, 拉帮结派,恃强凌弱,打击报复异已村民

  1,自担任村支书以来,以发展新党员为例,几乎都是其族兄,族弟,叔,侄,还有他认为关系好的,以后能为之所用的人,以巩固其村党支书的地位。

  2,凭多年积累的势力,在村里以权欺人,以势打人,如李荣田,李铁勇,李庚夫,李建国,李顺来,唐金华(女),李件贵等人,很多水口山派出所都有备案及李建华的赔偿协议,这些人证物证俱在的东西,没有人隐瞒得了,包庇得了的。

  3,因为村民多年的举报,2015年底李建华被免去村支书职务,但仍担任村主任一职,怀恨在心,唆使其兄弟,侄子,将村民代表之一李友生种植在荒废十几年的集体公用土地上各种已挂果多年的树木,全部砍死,造成直接损失数万元。

  八,以李建华为首的村委班子,村级帐务混乱不堪,混帐,假帐层出不穷,一直以来,从无向村民公开过财务报表,从2015年11月底的村民清帐中和水口山镇财政所提供的我村财务报表上可看出,无帐目簿,无帐目流水纪录,专款不专用,所有不明的经费去向,就用白条的形式写上是招待费,经核算,村里每年的开支有百分之六七十是用在招待吃喝上,如下:2008年,总开支10310元,招待费7850元,2009年,总开支10127元,招待费5934元,2010年,总开支10288.5元,招待费6600元,2012年,总开支15102元,招待费8410元,2013年,总开支17532元,招待费10470元,2014年,总开支14649元,招待费4770元,党员开会抽烟630元?(党组织什么时候规定用办公经费给党员来抽烟的?)10天内出差桂林两次1655元(我村到桂林的单程车票为45元,多少人?何事?),公款送私礼930元,请问,一个1200人左右的行政村,上级下拨的经费公款主要是用来村务建设还是用来招待?吃的?况且如果是上级来我村公干,都自带餐费补贴,根本就不会也不允许用到村级经费。我村委的办公点一直在废弃的学校里,年久失修,为什么不用经费重建或整修?以至村民要找村干部,根本就见不到人,更别谈文化活动室,公众体育设施

  我们掌握的还只是李建华多年来的一部分劣行,而且事实清楚,有据可查!

  2015年10月20日,万般无奈的杰塘村民众聚集在永州市零陵区政府门前请愿,请求政府为民作主,为此事,7人被行政拘留,迫于压力,零陵区检察院工作于2015年11月15日起,由陈姓科长带队的工作组开始调查到我村,桂林等地调查李建华的种种违法行为,仅五保低保款项证据确凿(有当事的五保,低保户的证言,证词,证物,取款存折)的都多达34400元以上,为何迟迟不立案?还有些行为,作为党的监督和执法机关,是不是更应该一丝不苟,认真慎重,但有些所说所做的实在有失严谨公允?比如一,村级公路上,我村民代表有当时的村级公路承包人李富国按手印的证词,还表示可以出庭作证,指证李建华强行入干股,扣下其34900元工程款,零陵区检察院对此没法否定,就说没有直接证据来证明?说不好查,敢问何为直接证据?难道这种本身的无耻之事李建华还会写上一根收据?或者录音录像?二,我们村民代表小组清帐后发现,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村级经费是用来招待的,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竟然说,每餐百来两百块的事用来吃喝也属正常,不用太认真!?但是,一年内的经费都是由每次的两三百元组成!下面水口山财政所的杰塘村财务报表就可以说明一切!三,为何一直只要求由我村民代表去收集证据?那要执法机关和办案人员何用?

  两年多以来,我村民代表多次辗转于镇纪委,镇政府,区纪委,区信访局,区检察院,市纪委,市信访局,三次到长沙湖南省纪委!每个部门有我村民代表的上访纪录,但永州市下属的各部门一直以骗,推,拖,躲为手段,就是迟迟不处理,敷衍了事!也不归还当事人的证物,2017年5月22日,我村民代表再次到零陵区检察院追问此案的进展,才得知材料又被移交到水口山镇纪委,言下之意,没有立案,为何不通知举报人?不说明不立案原因?因为怕担责,也不答应出具书面的不予立案通知书,这是否违规操作!?这到底是多大的一条利益链在干涉此事?

  尽管如此,我杰塘村村民绝不会停止申张正义的步伐,继续以合法的手段捍卫自已的正当权益,作为中国的公民,共产党领导下的老百姓,我们依旧相信政府,党中央是不会容忍这种祸国殃民的现象及败类存在的,所以在此,我杰塘村全体百姓再次恳请上级部门彻查!追回赃款!追究责任!还公道于民!  

  呈报人: 杰塘村村民

  2017年6月1日